返回

能挖个宝藏便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能挖个宝藏便好了 (第1/3页)
    

  

  经过这几日人类的大肆捕杀,天空中的飞鸟已经很少看到了,不是躲入深山老林中,就是被人类捕杀了,没有了鸟鸣,楚白每天晨练的地方就更显得幽静了。

  

  时间接近8点,计算着时间来到这里的陈易峰有些意外,平常总是能在这里遇到的楚白,今天却不见踪影,小树林空空荡荡的,既没有人影也没有鸟叫,显得十分的冷清。

  

  “真是奇怪,楚白今天是没有来晨练吗?不可能!像他这种练武之人晨练的习惯已经深入骨髓了,难道换地方了吗……”

  

  正在怀疑的陈易峰突然感觉放在腰部小包里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他有些惊讶,这个手机是组织专门用来紧急联络用的,他也只是出于规定才每天随身携带,从配发到现在,这是第一次有电话打来!

  

  “山羊,是我!”接起电话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陈易峰十分熟悉的声音,这反到让他皱起了眉头,道:

  

  “猎鹰,怎么回事?不是说过任务一旦开始,只要没找到任务目标就不再联络吗,你找到任务目标了?”

  

  说道这里,山羊的心情不禁复杂起来了,有可以回基地接着享受生活的愉快,也有对猎鹰可以完成任务的嫉妒,但是猎鹰接下去的一句话,打消了山羊的胡思乱想。

  

  “还没有,但是,现在发生了一件大事,才不得已的联络你。”电话那头的猎鹰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甚至还带有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紧张。

  

  “到底发生了什么?”山羊也察觉出了事情的严重性,表情严肃起来。

  

  “就在今天,我们潜伏在‘那个组织’里的所有情报人员,用自己的生命传递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

  

  说道这里,电话那头的猎鹰明显的停顿了一下,他似乎也察觉出了自己心中的紧张,深呼吸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道:

  

  “『变革之潮』提前发动了!”

  

  电话里只传出短短九个字,却犹如一道惊雷一般,惊的山羊神色剧变,不由冲口而出的道:

  

  “变革之潮?!这怎么可能!不是说还有几年的吗?怎么可能提前这么多?你们有没有弄错啊!”

  

  “我也希望是弄错了,但这是潜伏在‘那个组织’的所有间谍,用命传出来的,再加上这段时间‘那个组织’的异常人员调动,恐怕八九不离十了!”

  

  说到这里猎鹰也叹了一口气,电话二头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足足过了十几秒,山羊这才开口,道:

  

  “知道具体时间吗?D又有什么安排?”

  

  “时间估计就这二天了吧,D还没说什么,总之先让我们回总部,越快越好。”

  

  山羊松了一口气,变革之潮提前发动虽然让他不知所措,但他现在最怕是D要放弃他,他虽然是最早一批追随D的人,现在却也是最没用的人,完全是组织的边缘人物,论武力确实比一般的精锐士兵强一点,但以组织现在的实力,还在乎少他一个?论能力他更是碌碌无能,一直在后勤基地享受生活混日子,远远不能与猎鹰灰熊比。

  

  现在嫣然醒悟过来,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以前还能依靠D讲讲旧情,现在世界大变在即,就算D还愿意白养他,其他高层还不愿意呢!

  

  ‘组织里好像有一个强化者计划,虽然听说死亡率挺高,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回去以后就去好好打听打听。’

  

  电话那头的猎鹰哪里知道山羊此刻心里闪过这么多的念头,见他不说话以为还在消化这个消息,接着又道:

  

  “离开的船已经安排好了,就在今天晚上11点,地点还是老地方,不要错过了,错过了你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好,我知道了,不会错过的!”山羊沉声的答到。

  

  ……

  

  楚白行走在马路边上,从兜里拿出了手机,看着通讯录里陈易峰的名字,深呼吸了几下,把心中的情绪完美隐藏之后,这才拨通上面的号码。

  

  电话响了好一阵才被接起。

  

  “哪一位?”电话中传来陈易峰不耐烦的声音。

  

  “陈先生,你好,我是楚白呀。”楚白语气轻松的说道。

  

  “楚白?楚老弟啊,是你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陈易峰的声音中透出些许惊讶,语气却好了不少。

  

  “是这样的,你前二天跟我提过的那事儿,我跟家里谈过了,我爸妈想过二天来一趟南都,跟你吃顿饭好好聊聊这事,你看你有空吗?”

  

  如果换做平时楚白跟他说这个事,山羊心里一定大喜过望,但是在接了猎鹰的电话之后,知道了那件大事即将开始,时间急到可以说是火烧眉毛了,哪还有心思管楚白这个人,即使楚白是未来的拳术宗师,能加入组织肯定会记他一笔大功,但是现在根本没有时间来诱导他加入组织。

  

  “楚老弟啊,不好意思啊,国外公司临时有事,我要回去了,你这事儿以后再说吧。”

  

  楚白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声,知道再无侥幸,但是心里的分寸却没有乱,依旧冷静并假装遗憾的问道:

  

  “是这样啊,那陈先生你什么时候走呀,我们一起出来吃一顿就当给你送行吧。”

  

  山羊犹豫了一下,心中也有些遗憾,看这样子只要再多些时日就可以替组织收下一员大将,而自己也可以凭着这层关系过的更加滋润,何苦还要去参加危险的强化者计划呢?但是时不我待啊,心下作出决定,山羊当下就拒绝道:

  

  “不用麻烦了,楚老弟,我晚上就走了,现在还要安排一些私事,恐怕是没时间了,就先这样吧,我们有缘再见吧。”

  

  楚白获得了自己想要的情报,耐着性子又跟他客套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以后,楚白沉默的走在路上,不知走了多久,总算走到了公交车站,他在路上想了很多,决定要先安排好父母,自己亲自去安排恐怕是不可能了,只能让他们自己去安全的地方了,至于要去哪里,他心里已有腹案。

  

  楚白不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什么时候发生,但是楚白心里已经开始作起了最坏的打算。

  

  这个陈易峰昨天早上还好好的,今晚就迫不及待的要离开华夏,而那个盛瑞化工有限公司的老板更是早在几天前就离开了,最坏的结果就是明天就会有大变发生!

  

  而且楚白推测,这个即将到来的大变,绝对会对社会秩序造成巨大的影响,影响大到他们根本不敢留下来,甚至不敢稍微多留一天,到要连夜返回的程度。

  

  当楚白坐着公交车回到住处时,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对于父母的安置,楚白思前想后总算想到一个稍微靠谱一点的想法,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就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阿白啊,怎么这个时间给妈打电话,吃饭了吗?”电话那头的母亲对于能接到楚白的电话显得有点高兴。

  

  “妈,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是在学校出了什么事吗?别怕,儿子,慢慢说。”电话那头母亲收起了喜色,用严肃的口吻说道。

  

  “不是,妈,我没事。”楚白停顿了一下,微微吸了一口气这才接着说道:“我有一个同学,家里是部队里的,他今天刚刚跟我说我们市那边可能有恐怖分子搞恐怖袭击,让我们小心一点!”

  

  “恐怖袭击?真的假的呀!我们国家开国到现在都没有听说有恐怖袭击,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呀!”母亲的开始有些惊讶,但是说着说着就转为了怀疑。

  

  楚白有些头疼,他实在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话,只能无奈的用着焦急的口吻接着说道:

  

  “妈,我那同学家里是军队里高层,不会那这种事开玩笑的,你就信我一次吧!”

  

  楚白知道自己现在找的这个借口破绽百出,根本经不起推敲,但他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用出相信我这种无赖办法。

  

  电话那头母亲沉默下来,她是一个母亲,她了解自己的孩子,知道楚白从小就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不会随便拿这种事开玩笑的。

  

  片刻之后,母亲才开口道:“阿白,那你说怎么办?”

  

  楚白松了一口气,母亲已经松口了,父亲是一个妻管严,只要母亲松口,父亲那边就好说了。

  

  接下来的事楚白已有腹稿,接着对母亲说道:

  

  “你跟我爸二个人下午请假,然后赶紧坐车去市里,在市政府附近酒店开个房间,我们市是省城,有传言说东方军区就在我们市附近,一旦有恐怖袭击发生,军队的人一定会第一时间派人保护市政府的,这样你们也安全了!”

  

  楚白老家虽然只是一个小县城,却是隶属于金陵市,金陵市是一线省会城市,又是华东地区重要的交通、通讯枢纽,为全国重要的综合性工业生产基地,因此东方战区的总部才会设立在金陵附近以策万全,在楚白看来是全国最安全的几个地方了。

  

  “下午?这么急?这恐怖袭击什么开始呀?”

  

  “就这二天吧,您二老一定要小心就算离开酒店,也不要离开太远,毕竟那些恐怖分子要怎么袭击还不知道呢。”楚白知道二老就算去了酒店也不可能一直待在酒店房间不出来,毕竟他们还将信将疑,就不放心的又嘱咐了一下。

  

  突然,楚白又想到了什么,赶紧补充道:“我那同学家里是军队的,对我说这事已经是违反纪律了,您可千万别跟其他人说,不然我那同学就麻烦了,别人好心帮我们,我们不能害他,您说是不?”

  

  楚白话语中传出的国家事先都知道这些潜台词都是楚白编的,事后要是真让国家知道了,楚白就麻烦了!他是怎么获得这些情报的这一点根本说不清。

  

  最后楚白又跟母亲说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放下了一桩心事。

  

  

  

  

  

  


     1943年,周永开装耐候钢铁路大桥。正立面的壁柱、线脚、女儿和创新社会管理的意见》。不甘屈辱的中华儿女同仇敌忾,展开么,改革就要抓住什么、推进什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