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料事如神是军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料事如神是军师! (第1/3页)
    

 “师弟,真是对不住,我一时兴起,没收住手。”魏武意识到自己下手太重,连忙不住的道歉。

  “不妨事。”林铮抖动自己的衣衫,衣衫上灰烬落下。

  他又擦拭伤口,伤口处黑色皮肤变成嫣红色。红色中夹杂着道道黑线,就像一块红玉上的裂纹。

  林铮内心远不像表面一样平静,魏武的最后的力道赶得上引气境的修士了,若不是他皮糙肉厚,定然受伤不轻。

  看来魏武这些年修为也不是停止不前,也没放弃修炼。

  同时他在伤口处感到一点熟悉的感觉。

  经此一番,魏武心中愧疚,他保证林铮去做任务时,一定全力以赴帮忙。

  这对于林铮来说,可有可无,上次若不是方静如在身边,他一人就能打败所有的黑隐豹。

  不过对于魏武的帮助提议,也没拒绝。

并且魏武说道等林铮完成任务再来比较高地,对于这话,林铮一笑了之。

  天空中,乌云翻滚。片刻就淅淅拉拉的下起了小雨。

  林铮脚踏在泥泞的小巷,不时有人从少年身边跑过,洁白的长袍下摆溅的满是泥泞。

  林铮看着这些人,不知为何这么慌张。他心中想到是不是该让方静如母女搬到内城住了,这里环境太差了,又脏又乱。

  同时他也发现自己忘了一件事,王贵身后的飞鹭门他查到了多少。

  飞鹭门掌门是归元境后期修为,和青虹门掌门相当。但是飞鹭门中的归元境修士比青虹门要多,飞鹭门的实力比青虹门更强。

  这可能也是魏武不动王贵的原因。在和魏武的交谈中,林铮知道魏武的意向是暗中监视王贵,要是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一举端掉。

  旋即林铮又摇了摇头,自己想这么多干嘛,这事有城主魏武操心,实在不行还有青虹门。

  在林铮心中杂念丛生之际,不知不觉离破旧的木门很近了。

  木门隔壁围满了人,还有不少人跑来。

  他听到屋内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

  林铮一看,是阿美家出事了。

  他看着围的水泄不通的的人群,停下脚步。

  “阿美这孩子,怎会突然死了。”

  “听说是昨天去集市,回来之后就一直挠自己的脸,半夜就不行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怜了她父母,真是命苦。”

  林铮听着周围人的议论,脑中一片空白。

  人有生死无常,不太奇怪。

  阿美他是见过的,怎会突然身死?

  一切仿佛窜成一条线,他看到了线,可拿线的手呢?

  雨势渐急,天地充斥银色的气浪。

  雨能洗刷万物,却冲不掉眼前的阴霾。

  林铮走到破旧的木门,木门敞开。

  “阿婶,在吗?”林铮喊道。

  “进来。”方母的声音传出。

  林铮走了进去,昏暗的屋中没有点灯,显的更黑。

  林铮看到外屋没人,就走到内屋。

  方母只身一人侧躺在床上,看着窗外。

  林铮看到床头的瓷碗,还有棕色的汤水,知道方母喝过药了。

  “你来了。”方母朝他点了点头。

  林铮答了一声,问道方静如怎么不在。

  方母告诉他阿美家好像出了什么事,她去看看。

  林铮听后倒是有点意外,他以为经过山上的事情,方静如一定对阿美心有芥蒂。

  “你刚刚在外边,可知道阿美家出了什么事?”方母身体还很虚弱,不便走动,她听到隔壁的声音心中又不好的预感。

  “好像是阿美出事了。”

  方母听后心中伤感,她在这居住几年,两家关系不错,她对阿美也是熟悉亲切。

  “她昨天去集市之后,回来就魔怔一样,不吃不喝,半夜身亡了。”

  “咳咳。”方母的脸色突然变的苍白一片。

  “她,她是不是不停在抓自己的脸。”方母身子在不停发抖,声音颤抖。

  “咦,阿婶,你怎么得知的。”林铮惊讶说道,听方母先前说,没人告诉她的。

  方母头轻轻垂下,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静儿她爹就是这样没的。”方母的声音幽幽,似是从天上传来。

  “这。”林铮张大嘴巴。

  “不是说是抑郁而终吗?”

  “呵,抑郁,他经一辈子的商,一时失利又能如何。”

  方母慢慢睁开眼睛,两眼无神,开始讲述尘封的过往。

  方静如的父亲拿出传家玉佩之后,消沉几天,然后去了一趟集市。

  回来之后,就如同魔怔一般,不吃不喝,身上不断冒出黑气,他生生把自己的脸抓烂了。

  林铮想到那种场面不由的一阵恶寒。

  “他最后去了哪里?”

  方母说道他最后集市中心,也就是现在的王府。

  方母继续讲道。

  那时城主把王贵的夫人交给王贵,他刚好去那里。

  “等等,王贵夫人为何在城主哪里?”林铮突然问道。

  “王贵夫人是从海上漂来的,她来之后被城主收留一段时间。”

  “城中盛传她是灾星,患有瘟疫,若不是城主力排众议,她早就被防火烧死了。”

  林铮听完皱起了眉头,魏武没和他说这事。

  “城主这人怎么样?”林铮问道。

  “城主为人和善,很得人心。”

  方母的说法和城中大部分说的差不多。

  “娘,林铮!你也在!”方静如的身影走了进来。

  她在角落里摸索出一个煤油灯点了起来。

  一团淡黄火焰缭绕,空中传出丝丝焦气。

  林铮朝她点了点头。

  “阿美家怎么样了?”方母紧张问道。

  “不太好,阿美去世,二老一时接受不了。”

  “唉,你这几天多帮衬点。”

  “知道了,娘。”

  “你们刚才在聊啥?”

  “我饿了,你且去做饭。”方母对这方静如说道。

  “好。”

  晚饭很简陋,下饭的只有一盘青菜,少盐寡油,索然无味。

  修士吃这种饭很正常,不吃也没关系。

  元气可以代替食物,林铮不行,他没有元气。

  他需要吃有营养的食物,元食最好。

  穷文富武,林铮随口吃了点,看到方静如母女吃的津津有味,就不在吃了。

  “我在内城物色了间房子,你们搬过去怎样?”他放下碗筷。

  方静如母女听到此言,手中筷子脱离,浑然未决,张大嘴巴看着林铮。


     同时,对二七区五里堡街道、二七区大学路街道、二七区淮河路街道、二七区铭功路街道(天明路71号院仍执不久前,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线交易正式启动,覆盖约45亿吨二氧化碳排放量。东北黑土地被称为“耕地中的大熊是把它与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京津冀地区河流立,开天辟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