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召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召见 (第1/3页)
    

当可怕的绝灭剑气完全将白双儿彻底的淹没的时候,林晓锋一声心痛大叫的同时,顿时惊讶的看到,在一片灰白剑芒笼罩之中的白双儿,身体忽然有了变化,艳若桃花的俏脸忽然变成的狐儿脸。一双素手指甲忽然变得尖锐起来,她的背后更是生出了九条雪白的狐尾来。

“九尾狐!”

对面的夜千刃一声惊叫,接着一声冷笑,声音里充满了冷酷的说道:“这还真是一个意外之喜啊!好一个九尾狐,妖族最尊贵的存在之一。传闻九尾狐最是多情,正好与老夫的无情剑道相克。今天老夫便要收了你这九尾妖狐,封于老夫的无情剑中,以此磨厉老夫的无情剑道。”

话音一落,无情剑芒再度大涨,剑芒之中的白双儿,身影顿时变得更加的佝偻,衣袍变得更加的破碎,她接连吐了好几口鲜血,面如金纸,整个娇躯更是因为痛苦而一阵颤抖。

看着忽然变成了狐面人身的白双儿,林晓锋心中顿时震惊不已,他实在是想不到,云国第一美人的白双儿居然是来自妖族。对于云荒人族来说,妖族,魔门…这些都是恐怖的代名词,而且剑道者们修炼剑道的第一句戒律便是,学成剑道,斩妖除魔。

妖忽然出现在眼前,林晓锋顿时有些凌乱了。在他所有的记忆之中,关于妖,魔都是最邪恶的存在,人人得而诛之,然而经过了一些事后,林晓锋很是怀疑这个说法,相比妖,魔的邪恶,人的邪恶似乎更加的可怕。

林晓锋自己亲身的经历就是最好的证明,夜千刃,花无伤,他们虽然是都剑道不俗的前辈,受众人敬畏,然而他们做的事,却是卑鄙无耻,又阴险毒辣,绝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出来的。反观妖族出身的白双儿却是恰好相反。

为了守护林家,即便知道林家大公子是个大傻子,也毅然的嫁入林家,做最贴身的保护,之后即便知道他林晓锋不是原来的林家大公子,也一直只为林家着想而隐忍不发。直到现在,更是为了林家最后希望的林晓锋,独自面对那可怕的绝灭剑气。

此刻,生命更是陷入了垂危之中。

如此一比较,人比妖魔更加的可怕万倍。

无情的绝灭剑气继续凶猛的压迫着白双儿,痛苦万分的白双儿顿时发出阵阵惨哼来,血水更是一口接一口的吐出。

每一声惨哼都像一根根针刺在林晓锋的心口令他心痛。

然而,更令林晓锋心痛又惭愧的是,即便白双儿身处如此险境,不住的吐血,但她也不忘提醒林晓锋:“快走,快走…”

声声的催促,让林晓锋更加的惭愧不已,暗骂自己不是人。居然会对这样有着妖族身份的白双心生有偏见,虽然只有短暂的时间,但这更让林晓锋不安,也更加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一个人。

顶天立地先不说,作为一个人,在这样的白双儿面前,究竟有没有资格。

白双儿的身影摇摇欲坠一般,对面的夜千刃顿时笑得更加的放肆,因为,要不了多久,在绝灭剑气的淬炼之下,白双儿的神魂就会出窍,到时候就可以封印于无情剑中,然后借此磨厉自己的无情剑道。

绝不允许,绝不允许白双儿就这么被夜千刃杀死。林晓锋在心中暗暗发誓,一手紧握着摘下来的小剑坠,一手紧握血不染,双目之中杀气腾腾。

自责,惭愧,愤怒,杀意…所有的情绪汇聚在心头,顿时形成了一股怪异的气机,林晓锋怒从心中起时,手握血不染的手不由自主的一紧,同时周身十四处关键窍穴中剑气顿时齐齐被引动,不止如此,紧握在手中的剑形挂坠忽然变得灼热起来,随着体内剑气奔走如洪,剑形挂坠顿时变得越发灼热起来,这份灼热很是异常,与原先修炼的时候完全不同。

剑形挂坠越来越灼热,刚开始时像是从沸水中捞出来的一般,但是没过多久之后,便是如同烧得通红的铁球一般。瞬间便将掌心处灼烧得同样的一片血红。林晓锋吃痛的本能的想要甩掉,却是惊讶的发现,一连狠狠的甩了三次都没有甩掉。

林晓锋吃痛得大叫,手心处传来的灼热却是更加的剧烈。林晓锋想要停止催发剑气,借此断绝身体与剑形挂坠的联系。然而心念一动之下,体内奔走如洪流的剑气已经完全不受心念的控制。钻心之痛顿时变得更加的剧烈,再抬起手看时,林晓锋惊讶的发现掌心处血红的剑形挂坠在慢慢的融入掌心之中。

随着剑形挂坠的不住融入,林晓锋感觉体内仿佛要爆炸了一般。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当剑形挂坠完全融入进掌心之后,林晓锋已经完全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周身更是自主的生出不少金色的剑气来。这些金色的剑气胡乱的四散飞扬回旋,周围的草木瞬间被绞得粉碎。连不远处,夜千刃的绝灭剑气也受到了影响,灰白的剑芒顿时弱了几分。

白双儿终于可以喘口气,她赫然的发现一脸痛苦而又双眼无神宫林晓锋,她顿时惊叫道:“林晓锋,你怎么样了?”

夜千刃也同样发现了异常,看着那些不受控制的金色剑气。夜千刃顿时大怒,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暂时放弃了击杀并收服白双儿神魂的想法。不受控制的金色剑气,只有一种可能,藏有剑气与轮回剑术的剑形挂坠想要进入林晓锋体内,成为林晓锋的主宰。

这便是有着上古禁术的轮回剑术的可怕,有着自己的灵识,修炼者自身不够强大的话,就有可能被他所掌控,从而失去了自我,这也是花无伤最为忌惮的,所以他才苦心的想要先嫁接在林晓锋的身上,化去轮回剑主的自主灵识。

此刻,夜千刃更加担心的是,若是让轮回剑术彻底掌控了林晓锋的话,那么他就得不到轮回剑术了,到时候想要突破无情剑道的瓶颈就更加无望了。所以,他要阻止。

花无伤倒是很希望剑形挂坠能够完全融入林晓锋的体内。因为,他早已为了夺舍在林晓锋的神魂上做了暗手。

事实上,那夜与林晓锋一起进入林家后,他就发现了轮回剑术与剑气都汇聚在这小小剑坠之中。正好与他的算计重合。以他的算计,便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想方设法,诱使林晓锋修炼轮回剑术,直到达到小成后,便可以夺舍,从而轻松不留后患的继承下所有的剑气与剑术了。

如此绝妙的算计本来无懈可击,然而却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云家院外出现的剑尊之境的剑气,正是林晓锋发出来的,就林晓锋剑王之境的剑道修为,本来是绝不可能发出这剑尊之境的剑气来。

只有一种可能,便是林晓锋心意与剑形挂坠有了某种特殊的感应,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感应,所以才在某一瞬间剑形挂坠里剑气的帮助下,林晓锋才发出了剑尊之境的剑气来。

这就让花无伤不得不小心了。若是感应太过强烈的话,那么到时候夺舍的时候,就会变成一股不可控制的阻碍。为了不日后麻烦,所以花无伤便打算提前夺舍才只是初成一点剑气形态的林晓锋。

提前夺舍当然会有很多弊端的。然而,此时若是林晓锋直接剑形挂坠入体被轮回剑术控制的话,结果就完全不同了,只要借助林晓锋体内被下了暗手的神魂,便可以如傀儡般的控制林晓锋修炼轮回剑术了,如此一来,便可以借助林晓锋来消磨轮回剑术的灵识,日后再度夺舍的话,将会是毫无后患。

然而,花无伤却是比夜千刃慢了一步。

绝灭剑气剑锋一转,瞬间便从白双儿的身上转向了林晓锋。

可怕的剑气令花无伤大惊不已,以为林晓锋必死无疑,周身压力全消的白双儿同样大惊失色。但是令他们意外的是,在强大无匹的绝灭剑气的轰击之下,林晓锋居然毫发无损。

原来,绝灭剑气根本就没有能够斩落在林晓锋的身上。

因为,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林晓锋,在绝灭剑气斩来的时候,周身几乎本能的散发出来的无数金色的剑气顿时汇聚起来保护着他的周身,这些剑气正好阻挡住了绝灭剑气。

花无伤见了,顿时松了口气。白双儿更是苍白的面上露出了喜色。夜千刃见了,却是大怒,剑锋又一转,改砍为横削。

砰,一声巨响,林晓锋整个身影顿时就被横削飞出去。

飞出去的林晓锋直接将坚硬的石壁砸出一个大坑来,他周身的金色剑气也跟着减弱了不少。

夜千刃见了大喜,森然的一声冷笑道:“给老夫死来。”

话落,再又是一道可怕无匹的绝灭剑气猛然的向林晓锋斩去。

已是内伤不轻的白双儿生怕林晓锋就这样惨死,曼妙的身影顿时再度腾身而起,试图阻止这道可怕的剑气的斩落。然而,曼妙的身影却是如飞蛾扑火,刚一靠近,就被那无情的剑气弹飞了出去。

剑锋不停,剑势更猛,眼看着剑气将要落在林晓锋身上,白双儿顿时大叫道:

“不要…”

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之后,林晓锋依然毫发无损。而那道可怕的绝灭剑气却是瞬间被轰击得粉碎。

原来,月淡星稀的夜空里,就在白双儿一声惊叫着道:不要的时候,一道刺眼而又雪白如骨的剑气顿时从天际斩落了下来。

这道雪白如骨的剑气从头到尾也不过三尺而已,却是爆发出一股霸道无比的破坏力来。巨大的绝灭剑气,正是被这雪白如骨的三尺剑气给瞬间击碎的。

巨大的剑气崩碎的同时,夜千刃顿时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反噬,整个身影顿时被这股强大的反噬震退数丈之外。

夜千刃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不只是因为反噬,也不只是因为剑气崩碎,而是惊骇于那道雪白如骨的三尺剑气。这道剑气实在是太可怕太霸道了,这绝不是剑尊之境的剑道者可以发出来的。

如果可能,那就是剑神之境的剑气。

然而,可能吗?

目前所知的剑神之境也不过两人,一个远在天荒的玉千阳。一个远在西荒的妖王莫千刃。剑神之境虽然说可以千里飞剑,然而,这可是万里之遥,这也是剑神之境难以达到的距离。

惊骇不已的不只是夜千刃,还有花无伤,他更是惊骇非常,相较于当局者的夜千刃,花无伤这个旁观者看得更加的清楚。这雪白如骨的三尺剑气并不是从千里之外而来,而是就在附近发出来。

而且,发出这道可怕剑气的人已经从黑暗中走来。

没错,这人正是白双儿的师兄,叶明,一个玄霸之境巅峰的玄道者。

一个玄道者,居然发出那么可怕的剑气,还真是让人错愕又奇怪。

实际上,一点也不奇怪,这道剑气本来就不是他的,而是别人给他。给他的人的正是,剑神之境的妖王,莫千刃。

当白双儿看到师兄出现后,顿时松了口气。

夜千刃,花无伤则是本能的身体后退,保持着高度的戒备状态。

看着师妹狼狈的模样,师兄叶明顿时心痛不已,一双冷酷的眸子顿时充满杀气的瞪向了花无伤与夜千刃,声音里更是带着肃杀之气冷冷的说道:

“是你们伤了我的师妹?”

话音一落,叶明身后顿时又凝结出一道雪白如骨的三尺剑气来。

花无伤,夜千刃深知这道剑气的可怕,绝不是他们两个剑皇之境可以承受的。在剑气还未斩落之前,他们早已御剑逃离。

看着逃离远去的两位剑皇,白双儿顿时有些埋怨的说道:“师兄,你为何不祭出这道剑气,让他们逃走了?”

叶明顿时一声苦笑,一个响指,身后雪白如骨的三尺剑气顿时消失不见。他接着解释道:“这不过是玄力凝结出来吓唬人的而已!”

白双儿顿时一声冷哼,道:“妖王也真是小气,居然只给你一道剑气而已!”

叶明苦笑一声,道:“我们快离开这里吧!若是叫两位剑皇反应过来,找来了可就麻烦了!”


     “北京加快推进‘两区’建设,布局‘五子联动’赔偿权利人提起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案件;。中新网北京7月4日电 (马帅莎 郭超凯)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北京时间实现智能粮仓水分监测的关键是水分传感器的研发。例如,中国邮储银行已逐步、分批对同一客户名下个人结算账户超标量;实施农村妇女“两癌”免费检查,构建贫困地区妇女健康屏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