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搅乱风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搅乱风云 (第1/3页)
    

一阵极度的晕眩传来,沈深知道这是一个类似传送的阵法,看来苍源秘境并不在这个广场周围,而是在遥远的一个地方。

不知道是一息还是多久之后,‘砰’的一声,沈深落在了一块实地上,心神迅速清醒了过来。虽然说苍源秘境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危险,但数十万进来的修士,却是一个巨大的危险。秘境内,相互杀戮的现象太多了。

这是一片山地,生长着茂密的草地,一望无际,神识却堪堪看到了尽头。依现在沈深的神识强度,差不多有一千里的距离,这片山地只是巨大,但却没有什么危机。

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数十万进来的修士,传送的地点却各不相同,这让沈深轻松了起来。

自己只是一个散修,虽然进入秘境的也有众多的散修,但散修毕竟只是散修,没有强大的背景可以威胁他人,一切只能依靠自己。

苍源秘境的源气浓郁,确实不同于一般秘境,沈深没有摘下面具,至少在秘境之内,没有任何人可以发现自己的真面目,哪怕和一些强大势力的弟子交手,也不用害怕被时刻惦记,这让沈深更加放松,同时也再次想起了云浮大陆的几个朋友,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千叶商会的地图,确实对苍源秘境的记载非常详细,秘境内的一些危险的区域,包括曾经出现过源晶的地方,甚至哪里盛产药材之处,也记载的清清楚楚。

虽然苍源秘境只允许凝基境修士进入,但据传秘境内的药材,有不少是丹湖境修士适用的,故而泰和府各大势力、宗门、家族,对苍源秘境还算比较重视。

每次开启,那些势力的凝基境修士,基本都会进入。

沈深花了半天时间,详细查看了整个地图,对苍源秘境也有了一些粗浅的了解。脚下的这片山地,据传在数百年前,曾发现过一条源晶矿脉,而且出产的品质非常高,上品源晶也有不少。

谁也不会嫌弃源晶多,更不会嫌弃药材多,哪怕自己用不着,也可以交易出去,换取自己需要的资源。

再说,紫府中的碎星塔急需要大量的上品甚至绝品源晶,才可能更快地恢复,至于源脉,沈深倒没有奢求。

灵老上次苏醒之后,继续陷入沉睡恢复,而碎星塔虽然能够幻化,却依然远远没有恢复到原来的巅峰。

那条源脉还有不少,沈深希望当这条源脉消耗完毕之后,碎星塔能够发挥出足够的威力,这对自己来说,又多了保命的一张底牌。

至于那些绝品源晶、还有一些雷源晶和空间源晶,这是沈深特意留下来以后要用的,现在境界低微,如果一旦使用了高级资源,那以后的晋升将更加困难,沈深始终明白这一点。

越是修炼到后面,所需资源和品质,都会数十倍地提升。

苍源秘境的第一天安然度过,没有任何危险,但也没有收获任何资源,看来这个秘境不但大,而且好东西隐藏的都极深,哪怕沈深有地图,至少一天内跑过的数万公里的范围内,都没有出现什么好东西。

眼前出现的是一片荒芜的乱石滩,源气也只是一般,这样的地方,基本上不会隐藏着什么好东西,沈深正想离开的时候,神识中却出现了一些波动,数百里外,六人急速飞行了过来。

前面一人在逃,后面五人明显是追杀而来,六人竟然全部是凝基后期境界,其中前面一人还是凝基巅峰,后面同样有三人是凝基巅峰。

沈深不想掺杂到这样的剧情中,想了想,立即收敛了气息,找了一处隐蔽的角落,静待几人过去。

不足一百里的时候,前面狂奔的修士,似乎有所感应,诧异地望了沈深这边一眼,略一思考之后,立即拐向了和沈深斜过的方向,急速飞奔往前。

沈深知道自己被发现了,看来跑路的修士感觉非常敏锐,见他没有犹豫随即转变了方向,好感顿起,看起来这个被追的修士心性不错,不像那种祸水东引的小人作风。

紧跟而来的五人,其中最为靠前的一个凝基巅峰修士,显然发现了前面修士那一瞬间的迟滞,随即伸手一指,后面二人立即奔向了沈深的藏身处。

沈深暗自叹息了一声,自己不想掺杂其中,却还是免不了无端引来的杀身之祸,看这一行人的嚣张模样,显然不是那种能够好好说话的好人。

继续藏着已经没有必要,沈深站了起来,刚想开口解释一下自己只是路过,一柄轻巧的的飞剑刹那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直奔胸口而来。

随手一柄飞剑就想了结自己的性命,这几人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也是,沈深凝基六重修为,在整个苍源秘境之中,不说是最低端的一群人之一,也差不多是可以让人随意揉搓的存在。至少别的凝基中期,基本也跟随在一大群的同门之中,一旦落单,生死就不是自己可以掌控了。

那个跑路的修士急切之间,只来得及一句“小心飞剑”,想要援助却已经无能为力,不要说距离过远,就是他身后紧随而来的凝基巅峰,也不会轻易让他回身阻拦。

沈深抬手,一拳轰出。域拳意境之下,飞剑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一样,立即迟滞了下来,接着,狂暴的拳势落在了飞剑之上,‘噗嗤’一声,那柄精美的飞剑化刹那化作点点碎片,远远落在了沈深面前。

咦……

一声惊愕的轻呼响起在沈深的耳边,之前激发飞剑的修士,同样是凝基巅峰,后面还跟着一个凝基九重的同门,看起来这五人是同一个势力之人,服饰上没有明显的区别。

“再来尝尝我的飞剑……”

之前轻咦的修士,这次是一柄宽大的宝剑法宝,凌厉的气势漫天飞舞着轰向了沈深,剑型法宝更是带着一股嗜血的凶残,未及近身,剑芒已经覆盖了面前一丈方圆。

“好不要脸,竟偷袭一个凝基六重的修士,蒲柳,你蒲家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

那个前面飞逃的修士,突兀出现在蒲柳面前,同时一拳轰开了对方的剑幕,站在了沈深的一侧。

“对不起这位兄弟了,是我连累了你。”

轰开剑幕的修士看上去非常年轻,只是那张俊朗的脸上,掩饰不住一丝潮红的不正常神情,看来这次摆脱后面三人,突兀过来解救,是动用了某种秘法。

说话的同时,原来追杀他的三人也一起聚拢了过来,而之前二人,同样也退后了一步,隐隐将沈深二人包围了起来。

“蒲杨,这是我和你们之间的过节,跟这位兄弟无关,这样,让这位兄弟离去,我在这儿不动。”

年轻修士说完,再次谦意地望了一眼沈深,然后回头紧盯着蒲杨五人。

“金城,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我想让谁走,还轮不到你来决定。”

蒲杨阴冷地望了一眼金城和沈深:“蒲柳,围起来,二个人谁也不准走。”

“哈哈,蒲杨,想要小爷的命,你也准备用自己的小命来换,无非是依仗人多而已,真以为小爷是怕了你不成。”

金城爽朗一笑,祭出一根似铁非铁的棍子,同时,沈深的耳中传来了金城的声音。

“兄弟,一会我和他们纠缠之时,你立即离开。”

沈深懒洋洋地掠过蒲家五人,又对金城拱了拱手。

“我叫沈深,还未请教兄弟大名。”

从始至终,金城的表现都让沈深欣赏。一个人只有在面临绝境之时所表现出来的气概,才是他最为真实的性情所在。

从发现沈深转向远离,到不惜自己安危决然返身回来,这都说明这个人值得交往,也值得信任。

金城一愕之后,随即笑容绽开。

“哈哈,好,我叫金城,想不到绝境之中,竟能认识沈兄这样的兄弟,死又何惧。”

金城瞬间意气风发,浑身气势顿时磅礴了起来。

“这几人是蒲家之人,蒲杨,蒲柳,还有那个叫蒲棕,至于还有二个,还不配让我记住名字。”

金城点了点其中三人,这三人也正是此行修为最高的三人,皆是凝基巅峰境界。“因为我发现了一处源晶矿脉,这蒲家之人恰巧路过,竟然想要独占,故而一直对我追杀至此。”

“天下不要脸的人很多,但我知道,这蒲家同样是不要脸之极,金兄,在下不走了,决定和金兄一起看看蒲家不要脸的功夫,到底有多少分量。”

沈深同样不爽之前的偷袭,再加上金城的爽快,干掉几个蒲家之人,也不算什么大事。

“大言不惭,区区凝基六重,也敢对蒲家不敬,找死。”

蒲杨一声厉喝,一对硕大的锤状法宝,砸向了沈深。

“只是区区一个蒲家而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中土圣地,不用说你是蒲家之人,小爷就专杀蒲家弟子,哈哈。”

金城的法宝毫不起眼,只是一根棍子,舞动之间,却带起了整个空间的杀势,看来这个金城,也是个果决狠辣之人。


     中方愿同湄公河国家一道,继续推进水资源合作,促进水资源可持”不少观众表示,晚会生动展现了百年来党和人民的血肉联系。随着广州疫情防控形势好转,广州天河客运站、广州芳村客运站、广东省汽车客运站等多个站点已经恢复营trong> 农业农村部法规司、司法部普法与依法治理局有关负责人答记者问。中新网深圳6月25日电 (朱族英)深圳市口岸办党组成员、二级巡视员吴兵25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对如今,这种家庭中的重病、重残人员可单独申请低保,无疑更具人文关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