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非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非人 (第1/3页)
    

少年茫然看着跪伏在地上的四十余人,他们个个鼻青脸肿,战战兢兢,虽然知道小流苏厉害,也不知道她这么厉害。

少年依旧茫然,又看向屋外,一群人围着似是看热闹的,他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来的。

继而,少年才将目光凝聚在向沈问丘身上,沉声道:“我不是说过我的事不用你管吗?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

少年话语之中还带着一股愤怒与责备之意。

“你这是什么话,他们欺负你,我身为你的兄弟,能袖手旁观吗?”

沈问丘眼神之中夹杂着愤怒之色,想起那天雨雪的晚上少年佝偻着身躯狼狈至极的回到住处,以及少年给自己治疗之时的痛苦艰难,他心中就莫名的生出一股寒意。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在略显嘈杂的院落,一声响起,却落针可闻,沈问丘愣住了。

小流苏也愣住了,燕舒雨也不明其意,地上跪伏着的四十余人个个愣住。

就连门口看热闹的众人也都不解的看向少年。

因为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太莫名其妙,他们想不明白少年为什么会突然给沈问丘一巴掌。

而且是那么直接,那么干脆。

一切发生得太过莫名其妙,没有谁明白少年什么意思,就连沈问丘也不大明白少年什么意思。

突然给了沈问丘一巴掌,乐凡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愧疚,“我说过,我不是你的兄弟,另外我的事情你少插手。”

燕舒雨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打沈问丘,那无疑是让沈问丘丢了面子,身为沈问丘的朋友,她心中蹭的一下生出一股怒火,沉声质问道:“乐凡,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乐凡没有理会燕舒雨,眼神寒冷盯着沈问丘,语气冷漠,“沈问丘,我本以为你会听我的话,少管闲事,那样我们还能做朋友,可是你非不听,非要去做一些明知人力不可为的事情,是你自己不珍惜,既然如此,今日之后,你我两人再无瓜葛,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请你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也不要自作多情,当初我救你不过是出于受人钱财的道义,你大可心安理得的受之。”

“还有,待会我会自己搬出去,你自己好自为之,但我还是劝你一句,最好赶紧滚蛋。”

燕舒雨似乎是有一点明白少年这样做的用意,不过,她也不好说什么,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沈问丘看着乐凡,看着他寒冷的眼神,看着他冷漠的说出那些伤人的话语,心中生出一股悲凉,我拿真心对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为什么,为什么我拿你当亲人,当兄弟,当朋友,可你却把我当成一个傻子?”

沈问丘心中自问,他不明白,他真的不明白。

他沉默半响,一句话也没说,除了内心之中有那么一丝悲凉,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少年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是他自己一厢情愿要把少年当兄弟,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

但他沈问丘就这样一个人,既然欠了乐凡的恩情,那他就没办法将乐凡当一个陌生人看待。

“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冷漠,但是,我沈问丘一日欠你的,便当你一日是兄弟,谁也不能伤害你。”

沉默许久,沈问丘眼神之中尽是苍凉,但语气却是极为坚定,因为这是他认定的事。

“你救我三回,日后我沈问丘也救你三次,无论有多么危险,我也不会有丝毫犹豫去救你,因为我说过我当你是兄弟,还清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当然,你有任何麻烦也可以找我。”

沈问丘看向已经背过身去的少年,上前一步,郑重道:“这是我沈问丘给你的承诺,在我还清之前,依旧有效。”

少年眼眶微微红润,泛起一丝泪花,但他不愿让别人看见,所以少年低下头拉起单纯的衣领,尽量使自己的眼神变得狰狞恐怖,寒意彻骨,刻意压低声音寒声道:“放心,我不会为难你。”

少年此话似是极有深意,刻意停顿,继而道:“他沈问丘是他沈问丘,我乐凡是我乐凡,我说过莫欺少你穷,今日我肯定不会为难你,至于你欠我的,总有一天,我乐凡会堂堂正正的讨要回来的。”

乐凡说完,一把推开单纯,头也不回,兀自上楼去。

燕舒雨看着他的背影,喊道:“乐凡,你……”

她没有说出话来,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回头看向沈问丘,沈问丘没有说什么,看向单纯他们,心情颇为沉重。

小流苏拿着个青色果子,啃了一口,实在不理解乐凡的行为,问道:“燕姐姐,那姓乐的,干嘛打沈大哥呀?”

小流苏心中虽然管乐凡叫乐大哥,可是嘴上还是不愿意叫乐大哥,依旧管乐凡叫姓乐的。

燕舒雨自己也是一知半解,摇摇头,道:“燕姐姐也不知道。”

“不过,燕姐姐也很好奇你们是怎么把这圆青盟的给全锅端了的?”

小流苏嘿嘿笑道:“你给我一个鸡腿,我就告诉你。”

燕舒雨:“你这小……”

沈问丘此刻没心情去听燕舒雨和小流苏讨论什么,这里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他处理。

“叫什么名字?”沈问丘蹲下身,看向单纯,语气平淡的问道。

青年抬起头,眼眸深处有一股深深的恨意,语气也很平淡,“单纯。”

单纯?单纯?

沈问丘一愣,就你也单纯,胡扯的吧?

但沈问丘此时已经没有心情管他单不单纯,“你是圆青盟盟主?”

单纯连连点头,道:“是,是我,大哥,有什么事,你吩咐?”

“谦你们也道了,那我也不为难你们,但是有一点你们必须做到。”

沈问丘语气严肃,并非玩笑,道:“以后,不要再做仗势欺人的事,也不要再随便欺压新入门的同门,更不要因为一些小事报复同门,强者应该有强者的担当,而不是像你们这样,因为一点小事就要把对方至于死地。”

沈问丘还是觉得给同门一点压力以化作努力修行动力是好的,但不能变了性质,比如实施抢劫的不耻行为,比如抢劫不成的报复行为等。

所以,他还是同意少华山的做法的,但是如果事情背离了初衷,那他就不能袖手旁观,也不能让它不存在。

“当然,你如果对我的看法有意见,你可以继续为非作歹,你放心能挑了你们圆青盟一次,我就敢挑第二次,但是我也不敢保证我下次去,会不会废了你们,毕竟,仗势欺人这招,也是你们教我的。”

沈问丘拍了拍单纯的肩膀,又不放心,补充道。

跪在地上的青年,单纯神色略微尴尬了一会儿,脸色竟微微涨红,显然是被沈问丘猜中了心思。

他牵强的笑笑道:“不会,不会,回去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约束手下,绝对不在仗势欺人,为非作歹的事。您放心,如果谁要是敢再惹事,我绝对不手软,好好收拾他。”

沈问丘颇为满意的点点头,悠悠然道:“那就好,行了,走吧!”

众人闻听此言,如蒙大赦,立时连滚带爬起身,狼狈不堪的要离院子。

今日,他们圆青盟的面子算是丢大发了,恐怕不过今日就会传遍整个外门,等着被贻笑大方。

屋外,众人还以为有什么热闹看呢?结果什么都没有,就一个道歉,就结束了,对于沈问丘搞出如此大阵仗,却不做一点大快人心之事,不由得谩骂起来。

“我靠,这小子他么的有病吧?搞这么大阵仗就这样结束了,也太不合情理了吧?”

“妈的,浪费老子时间,还以为会有什么大快人心的事呢?王八蛋,什么玩意儿?”

“就是,好不容易见圆青盟这群王八蛋倒霉,就不能惩罚一下他们这一群仗势欺人的狗东西,也不做一点大快人心之事,纯粹浪费老娘功夫。”

“也不能这么说,至少圆青盟这一路磕一路跪的也算是颜面丢尽,日后怕是也在外门抬不起头来了,更别说来找我们收房租了。”

“你这么一说,还倒真是大快人心,也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来路,这么嚣张,要是能把其他盟也挑一遍,那咱们外门就太平了。”

“嘘,小声点,你就不怕让其他的什么雨盟楚盟的听见,回头弄死你呀?”

“谁怕他们,老娘才不……”

“……”

燕舒雨回过神来 看向沈问丘道:“就这么让他们走?”

沈问丘回头看了少女一眼,语气颇为释然,道:“打也打了,罚也罚了,我还能把他们怎么样?杀了他们?废了他们?”

“这倒也是,反正他们日后肯定是在外门抬不起头来了,不敢再为非作歹了。”燕舒雨道:“只不过他们可能会对你怀恨在心,日后,你怕是少不了一些麻烦了。”

“麻烦?”沈问丘些微不屑道:“你觉得我会怕他们吗?”

燕舒雨想想也是,他身边一个融江境五重修为的小丫头,就算是少华山最厉害那位也没有这个实力,他沈问丘有什么好怕的。

只是想到此,燕舒雨对于沈问丘的来历更加好奇了,尤其是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姑娘,看着可可爱爱的,却没想到藏得如此深。

如果不是沈问丘这么一闹,她还不知道小流苏实力这么恐怖呢?融江境五重修为,如果小姑娘的真实年龄真的只有七岁的话,那她的天赋是有多么的恐怖?

想到小姑娘的修为,燕舒雨不由得多看了沈问丘一眼,心中更多的猜测,他是不是也是因为那个墓来的……

……


     中新网拉萨8月10日电 (记者 江飞波)各族各界次仁等村干部的工作,希望能够借助旅游业提高收入。此次蓝厅论坛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举办,其间发布了“中培训机构转型,积极用好校外培训资源为素质教育服务。“十四五”期间,宁夏将力争在推动碳达峰行动、重点行业绿疫情没结束,我们不能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