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对你好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对你好吗 (第1/3页)
    

陈艺龙连忙说:“就是有些恶心呕吐,原本打算去医院看看的,可如今这情况,实在是不易出门。”

“不用去医院了。”郑遇放下心来,对杨悦容说:“麻烦杨军士去把丁玲叫出来,我有东西要给你们。”

“好的。”杨悦容去后,郑遇又瞥了眼陈艺龙:“你们打算何时结婚?”

正喝着咖啡的陈艺龙,险些将嘴里的咖啡喷出来,连忙抿着嘴强咽了下去,佯装镇定说:“啊!这个不急,等玲玲身体好些了再说。”面对如今的郑遇,他心中多少有些畏惧,再也摆不出过往的那份高姿态。

“啊!那个,这天气和网络到底怎么回事情?”陈艺龙见郑遇不说话,又连忙打破尴尬问道。

郑遇瞥了眼窗外昏暗的天空,如实说:“都是外星人弄的。”

陈艺龙心下一颤,连忙问:“外星人已经发动进攻了?”

“他们在月球着陆了,还不知道何时会发起真正的进攻。”郑遇摇了摇头。

“那还好,还好。”陈艺龙捂着心口,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来是有什么事情吗?”丁玲穿着粉色的绸缎睡衣,缓缓步入了大厅。

郑遇站起身来,仔细端详着眼前的俏佳人,发现对方虽然有些违和,但精神头还算不错,于是调侃说:“听你这话,好像是不太欢迎我啊!”

丁玲选了个单人沙发坐下后,平静地道:“像今天这种关键时刻,你不帮着政府出谋划策,反而跑到我这里来消遣人,是不是有些不负责任啊?”

郑遇被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反倒是陈艺龙帮着打圆场说:“玲玲,郑遇这会过来,肯定是担心你的安危,你就不要……”

“不要什么?他来关心我,那还要你干嘛?”丁玲撇了撇嘴,直接埋汰了一句。陈艺龙顿时哑口无言,不由将求助的目光转向了郑遇。

郑遇捂着脑袋,大感头痛道:“行了,我这次过来,是有东西要给你们。”他说着,由怀里取出一只小玉瓶,打开瓶塞掬出了三份乳海水,就那么控制着漂浮在身前:“都把嘴张开。”

陈艺龙皱眉问说:“这是什么?”

“放心吧!这东西对你们有极大的好处,可以说是万金难求。”郑遇笑了笑,并未做过多解释,就冲着杨悦容说道:“杨军士,你的战友都已经服用了,你还在等什么?”

“谢谢郑先生。”杨悦容没有丝毫地犹豫,当即张开了嘴巴。她相信郑遇不会毒害自己,更不会伤害丁玲二人。

郑遇将一团乳海水送入杨悦容的口中后,又看向丁玲和陈艺龙说:“这玩意不但能强身健体,还有去除百病的功效。你们服用下去后,我也能放心不少。”

陈艺龙见杨悦容服下那团水后,流露出舒泰享受的表情,这才感谢说:“如此就多谢了。”眼看着陈艺龙也服下了乳海水,丁玲却始终不肯开口,甚至连看都不看郑遇。

“嗯!”郑遇双目一凝,突然欺身而去,一把捏开了丁玲的小嘴:“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来喂。”他说着将乳海水轻轻送入前女友口中,跟着一捋对方的喉咙,使之不得不咽了下去。

“郑遇!你就是个混蛋。”郑遇根本就不理会丁玲的咆哮,反而拍了拍陈艺龙的肩膀:“对她好一点。”说着又来到杨悦容身边,掏出一块乌黑发亮的小石头说:“这是地磁原石,只需贴在额头集中精神力说话,便能和我取得联系。”

杨悦容看了眼依旧处于愤怒中的丁玲,心领神会说:“请郑先生放心,我不会让丁姐出事的。”

“此物珍贵,切勿丢失。”郑遇又嘱咐了两句,这才挥了挥手:“不用送了。”

“该死的郑遇,你给我回来,本宫可不想再欠你的……”眼见郑遇要走,丁玲气急败坏地嚷嚷着,可谁知肚子却传来一阵异动,令得她再也说不出话来。

陈艺龙站在一旁,显得有些木讷,可额头上跳动的青筋,还是暴露了他难以平复的内心世界。

离开丁玲的寓所后,郑遇又乘坐地铁来到了徐家汇。他按照季睿南给的地址,寻到一处弄堂里,敲开了一户人家的房门:“请问,果敬峰是不是住在这里?”

开门的,是位有些驼背的老奶奶。只见她轻轻抬起眼皮,上下打量着郑遇:“侬寻峰峰啥事体?”

郑遇如实道:“我是受朋友之托,特意前来探望果敬峰的。”

“峰峰嘞嘿楼廊厢,侬自家上去寻伊好嘞!”老奶奶让开了半个身位,并指了指身后狭窄的楼梯。

郑遇道了声谢后,便沿着陡峭狭窄的楼梯,爬上了二楼。对于这种老弄堂狭小的空间环境,他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所以并未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

二楼屋子的房门敞开着,隐隐可以听到一个男子的嘀咕声:“总算来了,真是期待啊!哈哈!终于可以见识到星外文明的科技了。”

“你就这么渴望见到星外文明吗?”郑遇望着凌乱的小屋中,那个头发油亮虬结,两眼直勾勾盯着电脑屏幕,正疯狂地打着代码的青年,皱眉问道。

“你懂个屁。”青年并未回头,依旧在打着代码:“无论是二进制,八进制,还是十六进制,都没法从根本上解决人工智能的逻辑弊病,虚拟出人类大脑的逻辑思维能力。而这一切一切的难题,恐怕只有这种可以星际航行的文明,才能给出解决方案了。”

郑遇拾起两本掉落在地板上的专业书籍,轻轻拍了拍说:“星外文明再强大,那也是来摧毁我们人类文明的。就算是愿意给你解答难题,那又能怎样呢?”

“那又能怎样?”青年不断敲击着键盘,甚至都懒得回身看一眼郑遇:“能够见识到更高等级的科技文明,解析我心中的困惑,这是多么神圣,多么痛快的一件事啊!就算是死,我也能死得明明白白。总好过在这个憋屈的世界里,碌碌无为地活着。像你们这些尸位素餐的蠢货,是不会懂的。”

“小季说的没错,这家伙果然是个疯子。”郑遇心中不由感叹起来,对于眼前这个穿着宽松的休闲装,两眼不断在三块屏幕上来回扫视,直到现在都没有回头看一眼的青年,总算是有了直观的感受。

“果敬峰,是季睿南叫我来看你的。”因为二楼夹层太矮,郑遇站着总觉得有些压抑,于是将钢丝床上凌乱的裤袜用被子包住,随手掀到一旁,这才坐了下来。

“季睿南?”果敬峰终于停下了敲击键盘的双手,似乎有些失神,过得片刻方才问说:“这小子叫你来干嘛?看我笑话的吗?”

郑遇心想:“原来这世上还有你在乎的人啊!”嘴上却说:“季睿南说你是个天才,如果就这样埋没了实在是有些可惜,所以请我来为你指条明路。”

“请你来指条明路?”果敬峰不由冷笑说:“呵呵!你以为你是谁?上帝吗?就地球这点文明程度,在别人面前狗屁都不是,明路在哪里?你告诉我?”

郑遇望着果敬峰单薄的背影,平静道:“至少我能让你活着,也能为你争取继续搞研究的机会。”

“活着?像猪狗一样的吃了睡么?”果敬峰转了转头颈,嗤笑道:“对我来说,活着的意义就是探索未知,而不是终日只想着那点材米油盐,以及男欢女爱。”

郑遇沉声说:“人类现在正面临危难,需要像你这样有真才实学的人,继续为了明天而奋斗。你自己可以不惜命,但也要为国家民族,以及你的家人想想才是。”

“死亡,不过是物质能量间的转圜罢了,这世上有谁可以永恒的吗?”果敬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还搞科研呢!你认为我们人类还有时间和机会吗?”

“这些不是你该考虑的。”郑遇有些恼火说:“你只需要搞好自己的研究就行。”

果敬峰终于转过身来,淡漠地瞥了郑遇一眼:“就凭你们这些星魂卫士么?我看也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根本就无济于事。”

出现在郑遇眼前的,是一张眼眶青黑深陷,两颊颧骨高高隆起,下巴又窄又长的脸。在这张独特的脸上,两条细长的眉毛似高昂着头颅的眼镜蛇,宛如山脊般的鼻梁下,两瓣薄薄的嘴唇就像展翅的鹰隼,虽然说不上凶恶,却也很难让人心生好感。

自古就有相由心生一说,虽然听起来有些偏颇,可终归还是有那么点道理的。至少郑遇就不喜欢这张偏执中带着一丝疯狂的脸,不由皱起了眉头:“那你就甘愿待在家里等死么?”

果敬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断摇晃着身下的转椅说:“有时候等待就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未来,我无话可说。”郑遇指着窗外昏暗的天空,站起身来说道。

“你可以告诉季睿南,我与他之间的较量,这才刚刚开始。请他不要把心思,放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果敬峰又反身写起了代码,对于郑遇的身份竟是毫不在意。

离开果敬峰家后,郑遇回望着狭小的弄堂,心下又有些不忍:“一个是书呆子,一个是疯子,这些傲娇的人才啊!相互间的友情难道都是掐架掐出来的?让我在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还真是够蛋疼的。”

每个人关注的事物点不同,想要得到的东西也不同,所站的高度自然也不同。郑遇虽然无法理解,像果敬峰这类天才究竟想要得到什么,但却知道人只有一辈子,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什么都不会落下。所以还不如在这有限的时光里,多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呢!

“算了,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就随他去吧!”这世上天才有很多,却不是每一个都能够出人头地的。性格、心态、际遇、能力、关系等等,都可以决定一个人所能达到的高度。想通此节后,郑遇不由摇了摇头,随即扬长而去。


     2011年1月,我们还在欧洲议会举朝气蓬勃,更加富有凝聚力和战斗力。在《论语》的《雍也》篇中,“子记忆维持时间至少可以达到一年。”北京房地产中介行业教育更科学显而易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