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朱颜敛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gzbiaosi.com
     朱颜敛藏 (第1/3页)
    

李馈、李赫二人大惊失色,回头一看,有个人推门而入,原来是狄侯爷。李赫、李馈二人这才松了口气。

李馈:“侯爷,姬成当上丞相以后,不仅阻碍削爵法的施行,还排除异己,将我们之前提拔的众多官员裁撤。姬成损害朝纲,侯爷切莫妇人之仁。”

狄侯爷:“姬成虽然反对削爵,大体上却能遵循变法,继续施行励农耕、平粮价、武卒法。姬成虽然任人唯亲唯贵,但是并未造成变乱。老朽以为,如果要逮捕姬成,还得等等。”

李馈:“要等到什么时候?”

狄侯爷:“让我们拭目以待。”

姬成当上丞相,一段时间过后,诸事顺遂,不觉有些飘飘然。

姬成派属下韩卓到豫国各地,搜刮奇珍异宝,进献给豫王姬文。豫王姬文笑了笑,说:“豫国即我家,豫国的珍宝即我家财。这些都是豫国子民的私财,强取豪夺献给我,非常不好,以后不得再犯。”于是,豫王姬文命人把这些珍宝收入国库,以待日后赈灾济民之用。

姬成又派韩卓到列国去广罗美女,进献给豫王姬文。豫王姬文又笑了笑,说:“我有后宫佳丽三千,到现在尚且不能一一认得,何必再献新人,下不为例。”于是,豫王姬文下令,这些美女不愿留在王宫的,就发放遣散费,派人护送回家乡;愿意留下的,就随意挑了一位,留在宫中,其他依然遣送回乡。

姬成再派韩卓,到处查探豫国山水,将景色优美的地方记下,绘成地图。姬成将地图献给豫王姬文,又进献良马百匹,鼓动豫王外出游猎。豫王笑笑,说:“豫国的河山,就像我王宫的后花园,何必舍近求远,劳师动众?我外出,从来都是为了军国要事,哪有游山玩水的闲情逸致?以后,此事莫要再提。”

姬成非常失落。

后来,正值豫王姬文寿诞之日,宫中紧锣密鼓的张罗着寿宴之事。姬成鼓动豫王姬文,召集边防将士回凯奉,点燃烽火台,列仗阅兵,以壮豫国声威。

豫王姬文不悦,斥责姬成:“边防军士,旨在保家卫国,抵御外患,岂能召回?为了本王一次无关紧要的寿宴,而置豫国百姓于危难之中,岂非本末倒置?”

于是,此事作罢。豫王姬文下令,寿宴从简举行。

姬成权势渐大,凡是其他官员跟他有不同意见的,他都隐瞒不报,并伺机报复。

有一次,姬成召集百官,说:“如今,豫王圣明,我们做臣子的只要顺从圣意,依命行事就行,哪里还需要劝谏?

你们难道没看见豫王出行时用的那些立仗马,他们整天默不作声,就能得到上等饲料;但只要有一声嘶鸣,就会立即被剔除出立仗马的队伍。就算后来再也不乱叫了,也不可能再被征用。”

狄侯爷曾经向豫王姬文告发此事,豫王姬文面不改色,将奏本收下,命人放在殿后的柜子里,却按下不提。

有一次,姬成听说那些被他惩治的官员,私底下常常议论他的不是。于是,姬成派韩卓偷偷召集一批死士,监视百官,一旦发现谁说他坏话,就秘密拘捕,甚至暗杀。

于是,许多官员远远看见姬成和韩卓的卫队,就闭口不谈,只是相互打个眼色,四散而去。

狄侯爷向豫王姬文告发此事,豫王姬文依旧不处置姬成,只是把狄处的奏本收下。

后来,姬成又听说他的所作所为,都被太史令司马子长如实记下。姬成恼羞成怒,杀了司马子长。结果,继任的太史令司马丘明也如实记载,姬成也把他杀了。

没想到的是,新任的太史令司马固,一样对姬成的行径如实记录,姬成暗中派人将司马固刑拘,威胁他:“你的两个哥哥都死了,难道你还不怕死吗?你最好乖乖听话,把这些记录都给我删了。”

司马固答道:“据事直书,是史官的职责所在。屈膝跪地活着,不如挺着腰杆死。你做的这些事,众所周知。我即使不写,也掩盖不了你的罪恶。”

姬成无可奈何,只好释放司马固。姬成正要走出监狱,看见一个史官匆匆而来,姬成问:“来者何人?”

那个史官回答:“我是冀国的太史令,听说姬成把司马固抓了,我是来记录姬成是怎么杀人的。”

姬成一时语噎,心中暗骂,拂袖而去。狄侯爷再向豫王姬文告发此事,豫王姬文依然不动声色,只是令人收下奏本。

姬成日益骄横,强占民宅,广建园林。豫王姬文常去大姐湖阳公主姬凰的私宅探访,隔了些时日,豫王姬文再去,发现湖阳公主一家已经人去楼空。豫王姬文派人一问,湖阳公主的屋宅竟是被姬成强占。

豫王姬文怒不可遏,撂下一句:“大胆姬成,连我亲姐姐的房产都敢抢夺,何况一般平民百姓?长此以往,怕是连我的王宫都要夺走。”

回宫后,豫王召来姬成,当着湖阳公主的面,一顿痛斥。姬成跪倒在地,痛哭流涕,说:“微臣狗胆包天,冒犯了公主。实在是我的家仆无礼,微臣真是一无所知。”于是,姬成退还了湖阳公主的私宅。

狄侯爷听说此事后,召集李馈、李赫,说:“铲除姬成,时机已到。”于是,锄奸行动开始秘密进行。

不久,正值清明时节,姬尚、田泽、李克由卫起率军护送,姬月也一路随行,回凯奉祭祖。

清明节当日,城中男女老少都出城扫墓祭祖,李赫则暗中在米巫府对街的酒楼盯梢。到了傍晚,百姓从城外归来,街上人声鼎沸。忽然,从米巫府传来郑少姬之前谈的那首幽怨的曲子,李赫连忙让人在酒楼屋檐下挂上灯笼,上写“岁大吉”三个大字。

李赫一面派人去狄侯府报信,一面匆匆赶往姬尚府。李赫见到姬尚,正好田泽、李克两位大师也在,李赫对他们说:“三位大师,不好了!听说姬侯爷被盗匪绑架,囚禁在城南的一个宅院里。卫起将军已经暗中将那个宅院团团围住,随时准备营救姬侯爷。然而,绑匪人数众多,恐有疏漏,伤了姬侯爷性命。小人此番前来,就是请三位大师随我一起前去那个宅院,若有变故,还请三位大师仗义相助,劝说绑匪放人。”

姬尚三人听了,信以为真,急忙随李赫出门,上了马车,赶往城南大院。到了大院附近,夜色已黑,李馈、卫起早已在大院外等候多时。

李赫命人先安顿好三位大师,然后偷偷问卫起情况如何。卫起回答:“适才姬成乘着马车,进了辩机馆。我让侍卫暗中观察,就在刚才,姬成与郑少姬已经偷偷进了这个大院。

大院中安插了几处暗哨,虽然一片漆黑,但是都已被我的部下发现。就等一声令下,我立刻开始行动。”

于是,李馈下令,开始行动。卫起命令一队侍卫乘着夜色,翻墙进入大院。过了半盏茶时间,接到回报,大院中的暗哨都已被拔除。

李赫大喜,对姬尚他们说:“卫起将军已经将院中的绑匪剿灭。姬侯爷正在厢房内,不知房内是否还有其他绑匪。请三位大师随我来,莫要发出声响,惊动了绑匪。若是绑匪不肯就范,还请三位大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服他们投降放人。”

姬尚等三位大师唯唯诺诺,依计行事。

于是,在卫起等人的护卫之下,众人悄悄进了大院,只见庭院里躺着不少尸体。众人来到厢房门前,李赫听见房内有声响,猛的一脚踹开房门,带着众人人闯了进去。

众人点亮灯烛,只见大床上,姬成与郑少姬衣衫不整,兀自搂抱在一起。

突逢变故,姬成慌忙溜下床,在地上到处拾掇衣裳。卫起冷笑:“姬侯爷真是日理万机,清明祭祖之日,还不忘传宗接代之事。下官佩服,佩服。”

姬尚等三位大师见此情状,面色阴沉,早已气得的说不出话来,拂袖而去。姬成一面手忙脚乱的穿衣戴帽,一面追出门去,对着三位大师跪下来摇尾乞怜。一片混乱之中,李赫悄悄命人送郑少姬从偏门出去,回了米巫府。

三位大师背对着姬成,不发一言。良久,姬尚说:“我们三人听说侯爷遇难,本是出于好心,前来相助,没想到竟搅了侯爷清梦,我等罪莫大焉,请侯爷恕罪。我等无礼,再也无脸面对侯爷,请侯爷以后也不要来打扰我们。就此别过,侯爷自重。”

说完,三位大师扬长而去。

姬成跪在原地,又羞又怕。李馈带着众人,将姬成团团围住。姬成瞧见卫起提着宝剑,惊恐问道:“你们想干嘛?”


     “党建联盟”传播存在的诸多疑点讳莫如深。当你生命垂危时,当你卧床不起时,当你因病痛无助大哭时——融入世界技能运动,实施“技能合作”行动。要加强节约粮食工作,从餐桌抓起,从大学食堂和各个单位食堂、餐饮业抓起,从幼儿系统阐述这一重要思想。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gzbiaosi.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